主页 > 都市言情
我和空姐的风流同居

第一章重生了

楚云浩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很亮,自己躺在一间看起来很古怪的房间内。

「咦!我不是刚被师姐一个掌心雷给噼中,然后晕了过去,怎么出现在这里?」

楚云浩有些吃惊。

「哥……你醒了……」一个长的很是清纯的女孩印入楚云浩的眼帘。

「哥……你叫我哥?我是谁……?」楚云浩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哥你……你怎么了?你叫楚云浩……我是你妹妹陈瑶希啊!」那女孩看着

楚云浩的样子,明显被他吓到了。

「楚云浩……陈瑶希……」

楚云浩感到自己有些头疼,用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轰!」他的头好像一下子炸开了。两股记忆融合在了一起。

好像过了很漫长的一个世纪,楚云浩重新睁开眼睛。映入他眼帘的仍然是那

如梨花带雨的脸庞。

「哥你到底怎么了?」陈瑶希看着楚云浩,有些担心。

「我没事!」楚云浩淡淡的一笑。

楚云浩在融合了两个记忆后,终于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了。

楚云浩在穿越前,是来自修真界。而这是一个叫地球的地方。在修真界中,

楚云浩来自于修真界一流宗门,天心宗。但他只是一个三流的记名弟子。费尽心

机吞噬下了在天心宗,只有关门弟子才拥有的传承之珠。最后事发,被天心宗的

长老追杀。在仓皇逃进了天心宗第一美女,佩瑶师姐沐浴的灵泉中。原本这没什

么,悲剧的是,佩瑶师姐正在沐浴。佩瑶师姐愤怒之下,一个掌心雷直接将他噼

死。

眼前的这个并不是他的亲妹妹,是他父亲从外面捡回来的,从小和楚云浩一

起长大,不过楚云浩的记忆中,似乎对这个妹妹并不好,经常欺负她,但这个妹

妹对他却一如既往的尊敬,可以说是逆来顺受的。

最神奇的是,他现在融入记忆的这具身躯的主人也是叫楚云浩,也不知道是

不是天意。

只是这个叫楚云浩的前身,似乎混的不太好。在双语高中是七虎的老大。七

虎虽然在双语高中算是有点名气。却并不入流。在真正的世家子弟眼中,什么都

不是。

这不。就因为多看了校花一眼,说了句俏皮的话。就被校花的护花使者给打

了闷棍,头破血流。住了医院。

不过在整合了楚云浩的记忆后,他觉的自己的前身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哥,你醒了,我去叫医生……」陈瑶希看着楚云浩说。

只是当陈瑶希走到门外的时候。一个女孩亭亭玉立的站在她的面前。雪白的

长裙,吹弹可破的肌肤,清丽绝俗的脸庞,配上那窕宨的身材。即使是同为美女

的陈瑶希都看的呆了。

「你好……你找谁?」陈遥希愣了一下,很快反应了过来,对那女孩很是礼

貌的问。

那女孩对陈瑶希盈盈一笑,道:「请问,楚云浩在这里么?」

陈瑶希似乎没有想到这么美丽的女孩竟然会是来找自己哥哥的。微微一愣,

回头看了楚云浩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我哥哥在这里。」

「嗯,我有一些私事要和你哥哥说,麻烦你了!」那女孩对陈瑶希微微一笑。

陈瑶希听着那女孩如此说,知道那女孩是不想自己在边上听。点了点头,走

了出去。

在陈瑶希出去以后,那女孩走到了楚云浩的面前。

当那女孩走到楚云浩面前的时候。楚云浩在看到那女孩容貌的时候,唿吸微

微的一窒,感到很是惊艳。即使是楚云浩来自于修真界,他的那些师姐都是仙珠

明露,但如江思颖如此美丽的女孩却也少见,在楚云浩看来,只有天心宗第一美

女的佩瑶师姐,才能和她一争长短。

看着楚云浩很是惊奇的神色。那女孩对着楚云浩说道:「你是楚云浩?」

「你知道我?」楚云浩从自己前身的记忆中没有找到此女的信息,有些纳闷。

那女孩看着楚云浩,淡淡的一笑,对他说道:「我叫江思颖……」

「你叫江思颖?」楚云浩微微吃了一惊。

楚云浩确实听过江思颖的名字。因为这女孩不但是省城闽江第一美女,厦航

准空姐,兼广告玉女。

还有一个匪夷所思的身份,他的未婚妻。楚云浩也只是在自己前身的记忆中,

微微的有这种印象。这还是他爷爷在小时候和他提过的。楚云浩的爷爷,曾经是

一个军人。在反击战中,和江思颖的爷爷江则天是战友。两人当年一个是团长一

个是政委。楚云浩的爷爷曾经救过江思颖爷爷江则天的命。当年江则天因为感激,

想要和楚云浩的爷爷楚天北结为亲家。奈何两家下一代都只有男丁。最后只有将

结为亲家的希望留到第三代。如果第三代还无法结亲,就是天意了。

这一别就是三十年了。在楚云浩小的时候,爷爷楚天北就告诉他,他有个未

婚妻叫江思颖,原本楚云浩还没怎么放在心上。却不想,此时真的找上门来了。

当然,这都是楚云浩前身的记忆。当然,也只是在这个时候,楚云浩才将这个闽

江第一美女和自己未婚妻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看着江思颖的神色不像是来履行诺言的。倒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有点意思!」楚云浩微微的一笑。

江思颖深深的看了楚云浩一眼,正色的说:「你应该知道我……」

楚云浩淡淡的笑道:「听爷爷说过……」

虽然只是刚刚融合了楚云浩的记忆,他倒是很快的投入了角色……

「这一次我来找你就是谈这一个问题……」江思颖清澈如水的美目凝视在楚

云浩的脸上,说不出的讥讽。

「哦……难道你想现在履行当初的约定么?只是我的年龄不够……按照国家

的规定,男性年满二十二周岁,才到法定年龄……」楚云浩对江思颖微微一笑。

江思颖看着楚云浩淡淡的说道:「我们做一个交易……」

「交易?」楚云浩微微一愕。

「没错,我们签订一个协议,在两年内,在两年内我还是你的未婚妻,超过

两年,我们解除协议。但我会给你500万,算是补偿你……」江思颖对楚云浩

淡淡的说。

这下楚云浩有些诧异了。对方明显是不想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江思

颖不想嫁给自己,难道还有人可以逼迫的了她?只要她自己不愿意,谁也拿她没

办法。现在国家法律明确规定,婚姻自由。

似乎看出了楚云浩的疑惑。江思颖对楚云浩有些黯然的说道:「我爷爷有冠

心病,不能动怒,医生说,爷爷最多有两年好活了……所以我想……在这个时候,

暂时瞒着爷爷他老人家……」

楚云浩这时总算是明白了江思颖的意思了。想来老人家在有生之年还希望能

了却当年和自己爷爷的约定。只是江思颖压根看不上自己。这倒是有趣。

江思颖看着楚云浩沉默的样子,淡淡的说道:「在得知我们的婚约后,我就

关注过你……想来你也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我们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考虑一下

我的建议吧!」

就在这个时候,陈瑶希带着医生走了进来。

「哥哥你和姐姐聊完了吗?」陈瑶希走到楚云浩和江思颖的边上,看着两人,

有些好奇。

「妹妹,送客……」楚云浩沉声说。

江思颖闻言,俏脸一变。望着楚云浩有些不可思议的道:「楚云浩,你为什

么拒绝?」

「我楚云浩虽然不才,但还不至于出卖人格……」楚云浩淡淡的说。

江思颖冷冷的看着楚云浩说道:「难道你以为你不签这个协议,我就会和你

在一起么?你想的太天真了!」

对于江思颖的态度,楚云浩也有些不耐烦了。看着江思颖冷冷的说道:「对

你,我楚云浩还没有兴趣……」

说着,楚云浩对着陈瑶希说道:「妹妹送客……」

「楚云浩……你……很好……」江思颖看着楚云浩跺了跺脚,转身而去。

在江思颖离去后,陈瑶希对着楚云浩问道:「哥哥,那漂亮姐姐是谁?」

楚云浩满不在乎的说道:「是一个很无聊的人……」

「哦……」陈瑶希见自己的哥哥不说,也识趣的没有再问。

医生随后给楚云浩作了一次检查。告诉他,他脑子中的淤血消失了。再住院

一天观察,如果没有其他症状,明天应该就能出院了。

在陈瑶希离开病房去为楚云浩准备晚餐的时候。楚云浩终于有机会审视一下,

自己这个新的身份。

楚云浩拿起了边上的镜子,想要看看自己长的啥样。似乎很讨人嫌的样子。

当楚云浩看清了镜子中的脸庞后,不由的一愣

就算楚云浩早有了准备,在看清了镜子中的自己后,也为之愕然。

这满脸痘的不会就是自己吧!

镜子中的楚云浩脸色坑坑洼洼的都是痘坑。难怪江思颖看不上自己。自己和

她,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修真传虽然清心寡欲。但楚云浩前世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还没到那境界。所

以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在意的。好在,这脸蛋只是长了一些痘坑。对于楚云浩来

说,倒不是什么问题。

天心宗以炼器、炼药闻名修真界。楚云浩虽然只是天心宗三流的记名弟子,

但炼制一个清心丸,倒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第二章回家!

楚云浩盘膝坐在床上,悠然,他的意识海中,一句晦涩难懂的修炼法诀出现

在了他的脑海中。

楚云浩很是惊喜。这是火灵功第一层的功法。看来自己虽然夺舍进入了另外

一具躯体。但传承之珠的印记仍然没有消灭。自己仍然得到了天心宗的传承。

传承之珠封印了天心宗一脉相承的功法,只要吞噬了传承之珠,就能得到天

心宗一脉的传承功法。天心宗在修真界以炼器、炼药闻名,作为修真界的一流势

力,修真界中想要拜入天心宗的弟子如过江之鲫。楚云浩也是其中一个。只是在

拜入天心宗,以他的资质,只作了一个记名弟子。

楚云浩自然不甘心,在骗取了天心宗传功长老的信任后,在蛰伏六年,终于

成功偷取了镇宝阁中的传承之珠。

只是刚吞下传承之珠,不想却被天心宗的人给发现了。一路追杀,在慌不择

路的时候,进入了天心宗第一美女佩瑶师姐的领地,被愤怒之下的佩瑶师姐一个

掌心雷给噼灭了。

楚云浩按照火灵功的第一层的功法运转了起来。

一丝丝能量在楚云浩四肢百骸运转了起来。

楚云浩无比的惊喜,这代表自己现在屈身的这具身体也是适合修炼的。原先

楚云浩最为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火灵功是先易后难的功法。给楚云浩一个月时间,进入火灵功第一层不是什

么难事。不过现在这具身体的条件太差了,身体内的杂质比自己进入天心宗只之

前还要多出十倍。好在,这些对拥有修炼功法的楚云浩并不是什么难事。

火灵功的第一层就是筑基,是以,想要改造好现在这具身体。楚云浩倒是很

有信心。

一个晚上,楚云浩都在修炼火灵功第一层的筑基篇。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睛。

他发现自己的身上黏煳煳的。身上黏着一层的污垢。

楚云浩连忙去浴室冲澡。

在冲完澡出来,楚云浩顿时觉的神清气爽。

「哥,你醒了?」楚云浩的妹妹陈瑶希提着饭盒,从外面走了进来。

「嗯……」看着陈瑶希,前世孤苦伶仃一人的楚云浩,感受到难得的亲情。

虽然修真清心寡欲是主流。但天心宗却不同,天心宗的功法讲究的是随心所

欲,顺其自然。并不摒弃亲情,爱情。甚至双修的功法在天心宗都很流行。

「咦!哥哥你……」陈瑶希很夸张的表情看着楚云浩。

「怎么了?」看着陈瑶希的表情,楚云浩有些奇怪。

「哥……你的脸……」陈瑶希指着楚云浩的脸,目光很是惊奇。

楚云浩忽然想起了什么,拿起了一面镜子照了一下。

这下,楚云浩知道为什么陈瑶希为何如此惊奇了。敢情楚云浩脸色的痘痘消

掉了一大半,即使是其他那些没有消去的痘,也变的淡了。这让楚云浩那原先看

起来有些狰狞的脸庞,此时变的清秀了许多。

楚云浩自然知道这是自己排除了体内杂质的缘故。再给自己一天。自己脸上

这些痘完全消失也不是什么难事。

「呵呵,也许是睡的好,脸上的痘自然就消去了……」楚云浩对陈瑶希微微

一笑。

「哦……」陈瑶希也在替楚云浩高兴,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呵呵,是不是哥哥以前长的太丑了?」楚云浩看着陈瑶希笑问。

「不是的……你无论如何都是人家的哥哥嘛?」陈瑶希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哈……」楚云浩见陈瑶希被自己逗的脸红了起来。不由开心大笑。

陈瑶希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有些怪怪的,总觉的今天的哥哥似乎换了一

个人的一般。以前她和楚云浩虽然是兄妹,但哥哥对自己一直不冷不热的。可是

今天怎么?不过楚云浩终究是自己的哥哥。陈瑶希也没有想的太多。

在办完出院手续回到家里。楚云浩看着有些狭窄的房间,他的眉头不由的皱

了起来。

这房子是租来的。在一个小区内,两房一厅。父亲和母亲一个房间。楚云浩

和妹妹一个房间。虽然很狭小,但看的出来,还是很整洁的。

「云浩回来了?」楚云浩的父亲楚天南看了楚云浩一眼。

「嗯……」楚云浩虽然继承了这具躯体,但是让他去喊了一个陌生人作爸爸!

作为楚云浩来说,心头还是微微的有些疙瘩的。

「你又在外面胡闹了,你看看你妹妹,都为你操心成啥样了?」楚天南看着

楚云浩冷然的说。

「爸……我没什么的,照顾哥哥,是我应该的……」

楚云浩和妹妹都是成年人了,却还挤在同一个房间内,显然这个家庭真的是

极为的贫困。不过楚云浩鲜少住在家里。整天都在外面,和一些狐朋狗友鬼混在

一起。

楚云浩的母亲几年前因为一场大病成为了植物人。父亲似乎也受不了这个打

击,成天醉生梦死的。这家庭的重担,几乎都落在了妹妹的身上。楚云浩生活在

这个家庭内,会养成这种性格,倒也很正常。

「哥,我已帮你请了一星期的假期,只是秦老师告诉你,下个月就考试了,

你必须在下周一去上课……」陈瑶希对着楚云浩认真的说。

楚云浩微微颌首,一星期足以让自己完成筑基,火灵功应该可以修炼到第一

层的初阶了吧!来到这个有些陌生的世界。楚云浩只有重新掌握了属于自己的实

力,才有安全感。

忽然想到了什么,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学校上课的,此时怎么出现在这

里?

「那你呢?」楚云浩对着妹妹说。

「我……我也请假了……因为你住院,我需要去照顾你……」陈瑶希低着头,

对楚云浩支支吾吾的说。

「哦……」看着妹妹的脸色,楚云浩也没有多想。

夜晚,楚云浩在洗完澡就回到房间内。盘膝坐在床上,练功。

楚云浩的床和陈瑶希是并排的放在一起的。因为这房间着实是太小了。小到

只堪堪的够放下两张床。再外加一张写字用的桌子。

「哎!看来我恢复实力首先面对的还是生计问题啊!」楚云浩暗自感叹着说。

楚云浩虽然穿越到这陌生的世界,但本身对修炼这一份执着仍然没有削减半

分。无论是什么世界,强者为尊的定义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想要当人上人,就

要掌握力量。但修炼,就需要各种资源和材料。这些材料也是需要金钱去换取的。

不过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问题。天心宗炼药,炼器闻名于修

真界。那些法器和药品,可以说是修真界内各大拍卖行的必备拍卖品。每一次各

大拍卖行的贵宾,对天心宗的法器和丹药都是趋之若鹜。楚云浩在天心宗的师傅

是天心宗医术最强的药王。楚云浩在天心宗的几年都在为药王打下手。虽然只是

记名弟子,但耳熏目染之下。楚云浩的医术也算是很精湛。凭借这几手的技能,

要混口饭吃,也不是难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浩的妹妹陈瑶希推开房间走了进来。

此时陈瑶希的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刚刚洗完澡。看在楚云浩的眼里,有种出

水芙蓉的感觉。

陈瑶希毕竟是一大美女,虽然是自己的妹妹,但不妨碍楚云浩对她的欣赏。

「哥,你怎么了,这么看着我?」陈瑶希被楚云浩看的怪怪的。

「没什么……」楚云浩深吸了口气,重新闭上眼睛。

两兄妹从小就睡在一个房间,是以陈瑶希倒不觉的有什么不对。

接下来,这几天,楚云浩都在修炼火灵功。这段时间,楚云浩每天都要洗几

次澡,以驱除身体上渗透出来的污垢。经过四天的时间,楚云浩一举修炼到了火

云功的第一层初阶。

全力的运转身上的真气,一朵小火苗从他丹田内窜了起来。

感受到丹田内,那朵似灭未灭的蓝色火苗。楚云浩很是满意。这就是他努力

这段时间的成功。这小小的火苗,代表着他正式的恢复了先前的实力。在天心宗,

楚云浩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连正式弟子都算不上。所以,他只得到了火灵功第一

层三分之一的功法。前世他虽然修炼了好几年,也只是在火灵宫第一层初阶盘桓。

整整数年未有寸进。

而他的身体因为筑基成功,无论骨骼、肌肉都比先前强化了数倍有余。原本

松弛的肌肉,紧紧的绷在了一起。显得很有型。

虽然只是火灵功第一层的初阶,但以他身体的强度,等闲的普通人应该不是

自己的对手。

「很好……只要修炼出火焰,一些简单的丹药应该是可以炼制的。」

楚云浩拿出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的痘痘竟然完全的消除了,甚至还

有一道淡淡的莹光。虽然不算多帅气,但身上却散发出一股很独特的气质。

第三章江思颖上门

楚云浩从母亲的房间走了出来。楚天南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每天,楚天南

似乎只有晚上在家。不过这些,楚云浩并未放在心头。母亲柳清华虽然是植物人,

但是这些年因为妹妹的悉心照料。母亲柳清华的病,还算是很稳定。并未有恶化

的趋势。

植物人,就是脑死亡。不过对于楚云浩来说,这脑死亡倒也并非什么不治之

症。只是稍微麻烦一些而已。只要他的真气更为凝固一些,达到火灵功的第一层

的中阶,就更有把握一些。到时应该能让柳清华清醒过来。这样,妹妹应该就不

会这么的劳累了。

「砰!」「砰!」「砰!」房间的门响了起来。敲门声很是急促。

楚云浩打开了门,发现是一个中年妇女,身材有些发福。

「你是?」楚云浩发现这个中年妇女很是面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那中年妇女对楚云浩的印象显然很不好,见楚云浩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对

他冷笑道:「我是这里的房东,你们已欠了两个月的房租了……」

那中年妇女的态度虽然不好,但楚云浩听到自己竟然欠了对方两个月的房租,

心头还是哟些吃惊的。自己家竟然困难到这个境地了吗?可是瑶希似乎从未对自

己说过。

「阿姨,您再宽限两天吧!妹妹回来,我会和她商量着,把房租还上的……」

楚云浩礼貌着说。

那中年妇女似乎见楚云浩的态度还算是诚恳,对楚云浩点了点头说道:「那

好,我再宽限你几天,但不能再拖了,要不是见瑶希还算是乖巧,我可没这么好

说话!」

说完,那中年妇女转身离去。

就在楚云浩将门刚刚关上的时候。他家的门突然又响了起来。

楚云浩皱起了眉头,不是才打发走而已么?想到这,楚云浩虽然不耐烦,但

还是将门开了起来。

只是当楚云浩看到来人的时候,却是一惊。因为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个他

所未曾想到的人。

江思颖!

「怎么是你?」楚云浩对这女人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

楚云浩在前世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这女人在病房中那盛气凌人的态度,

让楚云浩不是很舒服,间接的,对她的感观就不是太好。

「有事么?」楚云浩皱了皱眉头。

「作为一个男人,你好意思让我一个女孩站在门口么?」江思颖哼了一声。

犹豫了一下,楚云浩还是将江思颖让了进来。

「我说过,我不会放弃的……」江思颖看着楚云浩微微一笑。

「如果你找我,还是说上一次那件事情,你可以走了……」楚云浩一句话将

江思颖的话堵死了。

「你……」江思颖为之气结,不为那件事情,江思颖又所为何来。

「你的房租我帮你结了……」江思颖撩了撩额前的刘海,漫不经心的说。

「谢谢……」楚云浩愣了一下。

「就这么完了?」江思颖看着楚云浩,眼睛瞪的大大的。

「那你说呢?敲锣打鼓的感谢你么?我可没有让你这么做……」楚云浩漫不

经心的说。

江思颖被楚云浩的态度给气的差点要跳脚了,只是在极度的坚持着自己的淑

女形象。

「楚云浩,我觉的我们可以再谈谈那个协议……」江思颖深深的吸了口气。

面色平静的看着楚云浩说。

「不必了……我不接受……」楚云浩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你……你怎么这么固执……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和你在一起么?你太

天真了……」江思颖看着楚云浩,愤怒的说。

「请问我有绑住你的手脚么?」楚云浩淡然若定的说。

江思颖发现自己如果再和楚云浩说下去,绝对会暴走的。但是想着自己来这

里的目的,她在内心千万次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楚云浩,你也知道家里现在的处境,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给你加

价,200万……只要你签了协议,200万就是你的了……」江思颖看着楚云

浩,淡淡的说。

原本江思颖以为自己开出了如此优厚的条件,无论如何楚云浩都会答应。但

是江思颖很明显看错了楚云浩。

「说完了?」楚云浩看了江思颖一眼。

「你的意思?」江思颖看着楚云浩。

「说完你可以走了……」楚云浩看着江思颖几乎是一字一顿着说。

「楚云浩……你到底想怎么样?」江思颖豁然的站起身来。

作为厦航的准空姐,华夏国最炙手可热的广告明星,江思颖到哪里不是被人

捧着的。可是现在碰上这家伙。她发现,自己以往一贯的淡定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才和楚云浩说不到几句话,她几乎要暴走几次了。

而且江思颖发现自己在楚云浩的面前,极无自信,作为闽江第一美女。即使

是不喜欢她的人,都不会对她冷言冷语的。可是楚云浩似乎对她的美丽完全无视

了。

江思颖自从知道了楚云浩这个人的时候,就暗中对他调查了一番。对楚云浩

的性格喜好自问都很了解。江思颖从来都是一个谋定后动的人。在对楚云浩的一

切都调查清楚后,才出面去找他。江思颖自问对楚云浩的性格已是很了解了。可

是现在她发现,自己竟然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个男生。

「不想怎么样,只希望你有多远走多远……」楚云浩很是不客气。

江思颖再也忍不住,豁然走到门边。就在她要走出门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转过身。脸色已是恢复了平静。

楚云浩看着已被自己激怒的江思颖豁然又折了回来。心里有些惊奇,这丫头

还真的是百折不饶啊!自己这么不给她面子,她竟然还能忍的住。

「楚云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江思颖看着楚云浩要拒绝,连忙的对他说道:「是关于你妹妹的……」

「关于我妹妹的?」

楚云浩看着江思颖的神色不像是在作假,微微沉吟了一番,还是答应了。

楚云浩所在的这个小区是一个比较旧的小区,甚至没有物业。这里的房子比

较破旧了,甚至连物业都没有。是一些买不起房子的居民住的地方。此时,停在

小区内那辆红色的法拉利612引起了喜多人的围观。毕竟这法拉利可是豪车啊!

绝不是一般人开的起的。即使是在九龙这个大城市,也不是随时都能看到的。

看着江思颖带着楚云浩上了车,尤其开车的是江思颖这个超级大美女。许多

人都鄙视起了楚云浩,甚至都以为楚云浩是不是吃软饭的。

楚云浩的房东也看着楚云浩上了江思颖的车,嘟囔着:「有这么有钱的朋友,

还用欠那么点房租……真是莫名其妙……」

在车上,楚云浩在想,江思颖到底要带自己去哪里?自己的妹妹能有什么事

情。

车在一处比较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停了下来。

「我妹妹在哪里?」楚云浩皱紧了眉头,看着边上的江思颖。

江思颖看着楚云浩有些不耐的样子,对他微微的一笑,说道:「呶,你看…

…在那酒店内……」

果然,楚云浩顺着江思颖所指的方向一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他

的妹妹,陈瑶希。

这是一家看起来似乎很有档次的酒店。不时有些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出入。

楚云浩的心头一震,瑶希不是去上学了?怎么来这里当服务员。

「楚云浩,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了吗?你不为自己着想,难道也不为

你的妹妹着想么?你看她多么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子,为了你一家的生活,都辍

学了……我希望你能重新考虑我的那个协议……」江思颖看着时候已到了,将自

己的最终目的说了出来。

不过此时楚云浩却没有回话,他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因为此时陈瑶希似乎

碰到了麻烦。三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青年围在了陈瑶希的身边,不时的用一些污

言秽语挑逗着。

这三个青年皆是酒气冲天,显然都刚喝了不少酒。尤其戴着墨镜的那个青年

最为嚣张。

「你们干嘛!再乱来,我……我就报警了……」陈瑶希在这酒店里兼职,却

没有想到会碰到这种事情,急的快哭了出来。

陈瑶希也是没有办法,母亲成了植物人,父亲因为母亲的缘故也沉沦了下去。

现在一家的重担都要她挑起来,否则这家就散了。再过几天就要交房租了,所以,

她这几天都没去学校,而是来这里兼职赚外快,补贴家用。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

会碰到这种事情。

酒店中的其他服务员,似乎知道那三个青年的身份,皆是敢怒不敢言,没有

上前帮助陈瑶希。

「啪!」的一声。陈瑶希的脸上挨了一个耳光。

「敢报警,哥废了你……看上你,是哥给你面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否则……」

「否则怎么样?」

那戴着墨镜的青年还没将话说完,一道冰凉刺骨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第四章炼药

陈瑶希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转过身来,有些激动的看着那个说话的青年。那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哥哥楚云浩。

只是此时楚云浩的神色看起来无比的冷酷。

「你是用这支手打我妹妹的?」楚云浩的手抓住了那青年的手腕。

「是又怎么样?你放开我……」那青年看着自己的手被楚云浩的手腕拽着,

就好像被铁箍罩着的一般。脸色一变,叫嚣着。

边上另外两个青年看见自己的同伴被楚云浩制住了。刚要冲上来。但是他的

速度虽然快,但楚云浩的速度却比他更快。

楚云浩的另外一只手,快如电闪的轰了出去。

「咯吱!」「咯吱!」两道骨头碎裂的声音。楚云浩的拳头正轰在了那两个

青年的胸膛上。

那两个青年感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一股大力涌来。整个人腾云驾雾般的

倒飞出了三米开外,躺在地上晕眩了过去。

「哥……算了……我没事……」陈瑶希看着楚云浩的样子很是可怕。连忙抱

着他的手臂,拼命的摇头。

楚云浩看着那仍然很是嚣张的青年,冷然的说道:「那这支手,你以后就不

要了……」

说着,楚云浩的手一运劲。

但听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戴着墨镜的青年,感到自己的手腕一股剧烈的疼痛。好像自己的骨头都要

被楚云浩给捏碎了。

「啊……放开我……」那墨镜青年疼的如杀猪一般的叫了起来。那骨头生生

被捏碎的痛苦,让他的面容都扭曲了起来。

看着那墨镜青年因为巨大的痛楚,直接晕了过去。楚云浩才放手。

「哥……我们……」陈瑶希怯生生的站在楚云浩的身边。

「嗯……我们回去吧!」楚云浩看了一眼,陈瑶希说道。

边上的江思颖仿佛第一次看清了楚云浩的一般,叹了口气道:「我送你们回

去吧!」

在车上,江思颖淡淡的对楚云浩说道:「刚才那个戴墨镜的人,应该不是一

个善茬子,你最好小心一些!」

楚云浩转过头,有些诧异的看了江思颖一眼。

「嗯……」

陈瑶希似乎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在车后座上,一直低垂着头。

「瑶希,以后你不要出去打工了。家里的事情……我会处理……」楚云浩的

话中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陈瑶希愣了一下,对着楚云浩说道:「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么定了……」楚云浩显的很霸道的一般。

「哦,知道了……」陈瑶希点了点头。

「瑶希,你在那当服务员有没透露家里的信息?」楚云浩知道那青年如果不

是普通人,极有可能展开报复的。

陈瑶希摇了摇头,对着楚云浩说道:「我才刚去第一天,那酒店还没开始登

记我的信息……」

楚云浩闻言,松了口气。这样,那些人即使要找自己麻烦,也暂时找不到对

象。不过这也不是办法,楚云浩必须加强自己的力量。只有自己的力量强了,自

己才不怕任何的挑战。

在将楚云浩和陈瑶希送到了小区楼下后。看着楚云浩连个招唿都不打就要离

开。江思颖气的直咬牙。

「楚云浩等一下……」江思颖在楚云浩的身后喊道。

楚云浩皱了皱眉头,对着江思颖问道:「怎么?想进来喝茶?」

江思颖差点被楚云浩的话给噎着。自己堂堂的闽江第一美女,难道还要厚着

脸皮讨茶喝。虽然心里快被气炸了。但想到自己这一次的事情,已是迫在眉睫了。

她不得不强忍着。

「我还有话说……」

「那个协议,我们先搁着,我想求你一件事情……」江思颖看着楚云浩,目

光中,有一丝恳求。

楚云浩微微颌首,对着边上的陈瑶希点了点头说道:「瑶希,你先回去,我

和她有话说……」

陈瑶希好奇的看了两人一眼,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回去。

「有什么你说吧!」楚云浩看了江思颖一眼。

「再过两天就是我爷爷的七十大寿,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也算让他老人

家开心一下……」江思颖看着楚云浩郑重的说。目光透着一丝恳求之色。

楚云浩沉吟了一下,看着有些紧张的望着自己的江思颖,点了点头道:「好,

我答应你,就算是回报你先前替我还房租吧!」

「真的?那太好了……过两天我来接你……我们一言为定……」

看着风风火火离去的江思颖,楚云浩淡淡一笑,转身走了回去。

现在摆在楚云浩面前的就是如何维持家里的生计。原本楚云浩还准备过段时

间,等自己的修为到了火灵功第一层中阶的时候,再考虑,现在看来,事与愿违。

回到家里,妹妹陈瑶希正在洗衣服。

见楚云浩回来,陈瑶希探出头,对楚云浩问道:「哥,那漂亮姐姐走了?」

悠然,陈瑶希凝视着楚云浩的目光定住了。有些吃惊的道:「哥你的脸?」

看着陈瑶希那吃惊的神色,楚云浩微微一笑道:「嗯,哥脸上的痘都消了…

…」

「太好了,现在谁还敢说我哥哥是丑八怪……」陈瑶希看着楚云浩脸上那原

本骇然的痘坑都消除了,十分的开心。似乎比楚云浩还要高兴。

楚云浩微微的点了点么头,对着陈瑶希说道:「你明天回学校上课……家里

的事情我来吧!」

「哥……那你?」陈瑶希有些紧张的看着楚云浩。

楚云浩看着陈瑶希的神色就知道她是误会了。楚云浩对着陈瑶希笑着说道:

「你放心,明天我有事去做一下,后天我就回学校去……」

「哦,那哥哥你别骗我……」陈瑶希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楚云浩准备去靖南的原始森林采摘一些药材。准备炼药。这个世界的环境比

起修真界恶劣了不知道多少倍,天地能量也很稀薄,这对楚云浩修炼极其不利。

楚云浩如果想要晋升一个层次,势必要足够的能量。除了吸收天地能量以外,就

是靠丹药了,但楚云浩也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他所需要的药材。来到这个世界,

楚云浩知道这个世界科技对生态环境破坏的很厉害。所以他也有些担心,如果没

有药材的话,他虽然会炼丹,却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第二天一早,楚云浩一早就离开了家门。坐车前往靖南的原始森林。

因为现代文明对环境保护日益重视,所以每一个城市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都

会着重保护当地的自然环境。而随着森林覆盖面的减少,一些原始森林也成为了

一些驴友的首选之地。

楚云浩一进入原始森林,一些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只是这原始森林在修真

界算是小的了。即使是楚云浩前世去采药,也绝不会考虑这些地方的。不过现在

就凑合了。

一进入原始森林,楚云浩就看到了一些全副武装背着包的冒险者。不过他也

没有理睬,依然在寻找自己的目标。

原始森林中,果然有一些遍地的野生植物。奇花异草应有尽有。有许多外面

的一些专家都叫不出的植物。楚云浩找到了不少可以用来炼制普通治疗内疾效果

的药材。可是真正楚云浩所需要的药材却是一个都没有发现。接下来楚云浩又找

了一遍,却没有任何的发现。天色却是渐渐的暗了下来。如果不出去,晚上就要

住在森林内了。

就在楚云浩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目光被一颗百年大树给吸引住了。这是一

颗松树,看起来有三个人合抱这么粗,显然长了好几百年可。

确切的说,楚云浩是被那颗松树树杆上的一颗茯苓给吸引住了。

一般的茯苓只有巴掌大小,可是眼前这个茯苓却有三个巴掌大小。显然是生

长了几百年了。如果是一些一般的茯苓对楚云浩还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可是二

百年以上的就不同了,它的药性是普通的茯苓的几倍。

「这可是炼制璇玑丸的好药材啊!」楚云浩小心的将那茯苓收进了特制的盒

子内。

虽然璇玑丹不能帮助楚云浩晋级,但是璇玑丹却可以拓宽筋脉。筋脉拓宽了,

也能提高修炼速度,对楚云浩现在来说,更为的重要。

这两百年的茯苓如果拿出去拍卖,其价值绝对不菲。当然,楚云浩是不可能

将它拿出去拍卖的。走出原始森林后,楚云浩连夜搭车赶回了家里。

楚云浩将茯苓重新栽种在一块松木上,这样就能保证它的存活。接下来,楚

云浩就要开始自己穿越后第一次炼药了。虽然在天心宗楚云浩的实力低微。但是

作为药王的记名弟子,他是积攒了丰富的经验。至少炼制一些普通治疗内疾、外

疾的丹药,还是不在话下的。

炼药需要鼎炉,好在,在楚云浩家有个现成的。是他早已去世的爷爷,在生

气收藏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留了下来。虽然成色不怎么样,但也凑合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后,楚云浩将自己房间的床铺清理出一个位置,开始用鼎炉

炼制一些普通的丹药。

(新书新气象,来点收藏吧)

第五章摆摊卖药

虽然楚云浩的身体内已出现了火种,但这火种还很弱。根本不适宜用来炼制

丹药。所以楚云浩所用的是碳。当然,火种属于灵火,用灵火炼制的丹药品质绝

对是超过普通的阳火。而且一些等级高的丹药,也是需要灵火来炼制的。现在楚

云浩只是炼制一些比较简单的丹药。倒是无这方面的顾虑。

经过一下午的炼制,楚云浩炼制出了二十几瓶丹药。十瓶内疾,十瓶外疾的。

第二天,在闽江城的夜市来了一个看起来像是江湖郎中的青年。当然,这人

即使楚云浩。

楚云浩在自己的小摊边上写下了神丹妙药,无效不要钱。将二十瓶的丹药放

在了摊上。

在楚云浩摆下摊不到半个小时,他的摊边,已聚集了十几个人。

楚云浩的脸上经过简单的化妆,即使是认识他的人,在短时间内,估计也认

他不出。

像楚云浩这样的走方郎中自然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他是一个骗子。虽然围观的

人挺多的。但不屑的人却是更多。

不过楚云浩却也是老僧入定的,只是盘膝的坐在哪里。怎么认为,由得他们

了。他只找识货的。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的。许多人都佩服楚云浩的口气。无效不要钱。

「真的无效不要钱?」一名三十多岁,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站在楚云浩的面

前,看着他。这人看起来像是上班族。

楚云浩看了那青年一眼,点了点头。道:「没错,我这里已写着了!无效不

要钱……」

楚云浩看的出那男青年,发现他仍然很犹豫。楚云浩也没有劝他。识不识货,

就看他自己了。

「那你这些药什么价格?」那青年虽然眼中还带着怀疑,却忍不住问。

「你是不是有胃病?如果是胃病的话,你就需要两颗……因为你是我第一个

客户。如果你真的要买的话!我打你五折,收你五百吧!」楚云浩淡淡的说。一

副概不还价的样子。

「什么?五百?你怎么不去抢……还打五折,岂非是说,如果不打折的话,

这一颗药就要五百了……」边上围观的人都哗然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胃病?」那男白领有些惊诧的看着楚云浩。

他得胃病的事情,知道的人可是不多。但楚云浩竟然一下子就看了出来。

楚云浩淡淡一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淡然的对着那男白领问道:「你

要买吗?我只对第一个买的人打折!」

「是不是太贵了?」那男青年听着边上的人七嘴八舌的话,也有些犹豫了起

来。五百对他这个高薪的白领来说不算是什么。但如果就这么被骗的话,也是很

郁闷的事情。

「要不要这看你自己了,我不强求你……」楚云浩正色的对着那男青年淡淡

的说。

那男白领仔细的斟酌了一番,一咬牙,对楚云浩道:「给我两颗……」

楚云浩收下了五百人民币。拿起了专治内疾的药瓶,倒出了两颗丹药递到了

那男白领的面前。淡淡的道:「口服即可!」

那男白领看着手中黑色,微微有些清香的丹药,着实是很难以相信,就凭这

个就可以治疗自己的胃病。自己这胃病可是去了许多的医院,还吃了许多的药,

似乎都没有什么用。每天一到现在这个时候,就痛的难受。

这不,他感到自己的胃有些隐隐生疼了。一咬牙,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都

买了。他也不用水,直接将那两颗丹药吞了下去。

那两颗丹药入口即化,他感到自己的下腹一股冰凉凉的。原本胃剧烈的疼痛。

现在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

边上围观的人已注意到那白领将药吃下去了。都在看好戏。

「真的有效果……」那名男白领喃喃的道。脸上出现了一丝惊喜之色。

在摸了摸自己的胃,感到确实一点疼痛都感不到,无比的轻松。折磨了他这

么久的胃痛就这么消失了。那种喜悦感,当真是无以伦比。

「多谢小师傅……」那名男白领对楚云浩当真是充满了感激。接着,匆匆的

转身而去。

「真的这么有效果?」

「有点难以置信啊!」

「别被骗了,谁知道这是不是托什么的?」有一个看似比较精明的男子有些

不屑的说。

「是啊……确实是有这个可能……」

虽然有这男白领这种奇迹在前面摆着的。但现在的人都非常的精明。现实这

种小摊,有一两个托确实是非常正常的。谁知道,楚云浩和刚才的那个人是不是

一伙的。所以,大部分的人还在观望着。

现场的人都在看热闹,都想看看,楚云浩下一个要忽悠谁。只是楚云浩和别

的江湖郎中所不同的是。他闭着眼睛,似乎和别的江湖郎中不一样,没有主动去

蛊惑人。闭着眼睛,看起来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在现场,有两个衣冠楚楚的围观者看起来和其他不屑嘲笑的人,有所不同。

一个稍微年长的女子,高挑的身材,看起来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另外一个

年纪稍微小一些的,似乎是跟班,亦步亦趋的跟在那女子的身后。那身材高挑的

女子看起来端庄典雅,身上散发出一股异于常人的气度。显然不是一般人。

「小芳,你觉的这人是骗子么?」那身材高挑的女子问道。

那叫小芳的女孩笑道:「宁姐……我觉的这人压根就是一个骗子……您刚来

我们南闽市,不知道我们这别的不多,就是骗子多……这人您不用理他,直接叫

派出所的人,将他带走查一查就是了……」

「哦……是嘛?」那女子微微颌首。

待了许久,围观的人虽然多,却没有人相信楚云浩。楚云浩仍然如老僧入定

一般坐着。一副愿者上钩的架势。

就在这个当儿。摊点的边上传来了很嘈杂的声音。几个头戴大盖帽,穿着制

服的工作人员从人群外走了过来。

围观的人一看到这就知道有好戏看了。这是华夏最有特色的公务员城管。可

以说,现在在华夏的居民,相比警察,更怕的还是城管。一些生活琐碎的事情,

似乎都与城管挨边。

「谁让你在这里摆摊的?给我收拾收拾,滚蛋……」走在前面那名身材硕壮,

看起来大腹便便的城管看着楚云浩,厉声喝道。

楚云浩睁开眼睛,有些迷惑。虽然继承了前身的记忆。但他还真的不知道,

这摆个摊,竟然还要这么麻烦。在修真界,楚云浩也不是没有带着一些丹药出去

捞外快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这么麻烦。

不过楚云浩的脸色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见楚云浩,似乎无动于衷的样子。那似乎是头的城管,有些不爽了。就要招

唿身边的手下上前,给楚云浩一点厉害瞧瞧。

「慢着!」楚云浩仔细的看了那胖城管一眼。

「怎么?」那城管冷笑着看着楚云浩。

「我建议你买我三颗丹药……」楚云浩漫不经心的对那城管说。

楚云浩这话一出,顿时让边上围观的人哗然了。这楚云浩简直是太牛逼了。

城管都上门赶人了,楚云浩竟然还在这个时候,向人推销药瓶,简直是不知死活。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咸湿小说] 回复数字38,继续阅读高潮

不断!那城管队长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楚云浩,似乎想看看他的脑袋是不是有毛

病。这江湖骗子,自己没有举报派出所,将他抓起来就不错了。竟然推销药瓶推

销到自己的头上来了。

「哦……你觉的我有病吗?那你是不是给我诊断一下……」那城管队长似笑

非笑的看着楚云浩。

周围那些围观的观众此时也一副看好戏的目光看着楚云浩。想看看楚云浩最

后是如何露陷的。

而原本要走的那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和小芳在城管的人来了后,也留下,看看

事情的进展。只是在看到楚云浩竟然向城管推销起药品后,那名身材高挑的女子

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道:「这人倒是有点意思!」

楚云浩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对着那城管道:「为你诊断一番,有何不可!」

说着,楚云浩的目光在那城管的身上上下的打量了起来。那锐利的目光看的

那城管都有些的不自然了起来。

楚云浩摇了摇头。

「怎么样?」那城管看着楚云浩的神色,不自禁的觉的有些心虚。「你是不

是最近夜尿频多?」楚云浩看着那城管问道。「额……你怎么知道?」那城管有

些吃惊的看着楚云浩。他这话证明楚云浩的论断确实是真的了。周围围观的人

都哗然而起。楚云浩没有回答那城管的问题,接着又对他问道:「你最近是不是

经常在左下腹部有疼痛感?」「你……你……你怎么又知道?」那城管队长的脸

色一变。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咸湿小说] 回复数字38,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你的肾有问题,如果再不治疗……估计……」楚云浩下面的话没有说,但

那城管已然听出来,事情不妙了。

他现在已忘记自己来的目的,连忙的对着楚云浩恭敬的问道:「先生,敢问

我该如何治疗?」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