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都市言情
我的公司情缘之杭州篇

(一)杭州篇之煜虹

上午,集团的总裁秘书电话通知我,说是总裁找我。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

发懵。毕竟最近有传闻说是要精简,难道……是福是祸躲不过,干脆些!

我怀着几分忐忑的心情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陈玉琳笑着对我说:「谢

总等您半天了!

听到这里,我稍微踏实一些。谢总沒有说很多,就只有一句话:「我刚签署

文件,任命你为浙江分公司总经理。这边你交接一下,下週去杭州。

谢天谢地!

到杭州上任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一个尤物,尽管已近中年,但岁月丝毫掩饰

不住她那迷人的成熟女性的风韵。初次见面,小弟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她叫王煜虹,是杭州分公司的行政主管。主管,真的有些屈才了,就凭这模

样以及柔柔的嗓音,明明就是我的办公室主任嘛!不过还要看看是否识相,这点

更为关键。

为了达到我的目的,我先在公司里面开始整顿,办公室主任、我的秘书全都

转到业务部门,我得为自己留些空间呀,再说这两个位置的人决不能跟我二心,

而且一定要为我所用呢!

在工作​​中,我始终特別关注王煜虹,渐渐的,我发现她工作热情很高,而且

下属对她的感觉也不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在她迷人的微笑后面,多

少隐藏着几分淡淡的忧愁。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决定冒险一试,任命王煜虹为办公室主任。由于集

团在精简机构,公司的人倒沒有什么反应,于是我加紧了自己的行动。

上任后,鉴于工作关系,我和王煜虹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关系自然也就越

来越熟,同时我也开始试探,有时有意无意的说些准黄色的笑话,有时藉机在她

翘翘的臀部蹭一下,这些都沒有引起她的明显牴触,我觉得机会可能不远了。

那是一个週二的傍晚,她陪我跟客户吃完饭,回到公司后,在我的办公室整

理文件。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她今天晚上看上去脸上比往日平增了几许红晕,更

让人垂涎。她给我倒好茶,我坐在沙发里面,看着她在那里整理文件。

「刘总,您稍等一会儿,文件快整完了。」

「辛苦,辛苦。」

「沒什么,您看看还有什么事情吗

「沒有別的什么。不过总听你叫我刘总有些别扭,白天是上班时间,现在已

经不是了,不要拘谨。 」

「这样不好吧!」

「煜虹,沒关系的。」

「那我就叫您智勇吧!」

「这样才好。你近来工作很努力,帮了我许多,我还沒有谢谢你呢!」

「別这么说,是我应该做的,我还沒感谢您的提携,您倒先感谢我什么的,

真让我不好意思。 」

我们就这样聊着,终于她把文件整理完了。当她把文件递给我的时候,我从

她的眼睛中察觉出淡淡的忧伤,眼睛有些发红。我随意道:「煜虹,近来你心情

怎么不好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她说:「沒有呀。」但随后有一丝极轻微的叹

息。这下终于证实了她的言不由衷。

女人是水做的,水也有清浊之分,也有冷热之別。女人的几许哀怨让她们或

许显得有几分伤感,但伤感的女人比那些俗脂粉黛更有几分味道,就像曹雪芹笔

下的林黛玉似的有一种让男人着迷的性感。当时我就有了冲动,我的阴茎就时不

时的硬了起来。

「方便的话,能告诉我吗」说话的同时,我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随手给

她倒了一杯水。

起初,她沒有说什么,眼眶有些湿润,后来她开始讲述她的故事。原来,她

是个孤儿,结婚不久先生生病去世,家里老人说她剋夫,渐渐地跟她不再来往。

在表示同情的同时,我的左手自然的爬上了她的香肩,她只是抖了一下,沒

有继续说下去,我的右手进而握住了她的手。她又抖了一下。

「想不到生活中的你和工作中的你有这么大的反差,唉!」

我自然地用了一点点力气,她开始缓缓的移向我的怀抱。

突然她说:「您別这样,让人看见不好的。」

我笑笑:「这里是总经理的办公室,再说也是下班时间,我们是好朋友,不

是吗 」

她沒有再说什么,只是把身子轻轻地靠在我的肩上。阴茎开始迅速的勃起,

我用嘴亲吻她的秀髮,同时感受着她特有的幽香,品嚐着她成熟性感的味道。她

沒有什么反应,还是默默的沒有做声。

我就大胆的亲吻她的额头,她推了我一下,我一下吻住她的双唇,她又推了

我一下,我搂紧了她,舌尖终于撬开了她紧闭的双齿,找到了她的香舌,随后就

纠缠起来,后来被吸到我的嘴里,她的身子变得软了。

过了一会儿,舌尖移到她的面颊,我听到她轻轻地哼了一声,叹了口气。当

我再度游到她的唇边,她的嘴唇主动开启,香舌从里面探了出来。突然,她搂紧

我,缠在一起,变得疯狂。

我的手伸进她的衣服揉搓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不止盈盈一握,乳头很坚

硬,感觉好极了。我开始解她的衣服,她用手阻挡着,说道:「不要在这里,行

吗 」

我抱起她,走进里间,把她轻轻地放在沙发上,一只手继续抚摸她的乳房,

另一只手慢慢地沿小腿向上,触到她裙子下面的内裤,停留在那里,继续轻轻地

揉搓着。

她早已经湿了,湿了一大片!我的阴茎已经膨胀到极点了!

我用力地往下一拉,除去了她可爱的内裤,把白色的蕾丝放在唇间,感受着

有些腥咸的气味,吻了几下,放在她的唇边。她把头闪开,我把头一下埋进她的

双腿之间,开始舔舐她的阴户,好湿呀!

我把她头朝下压在沙发上面,用双腿轻轻地夹住她的头,用舌尖探索着,从

肛门的后面开始,一点点的慢慢的移动。边舔边用双手去挤压她的发硬的乳房,

最后手指停在硬硬的乳头上搓揉,碾过来揉过去。

我舌头感受着她的阴唇,感觉到十分肥厚。淫水开始从她的阴部慢慢的流向

她的腹部。她在我的双腿间开始扭动,小声的哼哼。

我开始用我的舌头舔舐她的整个会阴,把她涌出的淫水不断地刷在她的细缝

上面。她淫水股股的流出,她开始用双手勾住我的背部。我的舌尖从她的大阴唇

游向小阴唇,逐渐的在她的阴道口周围画圈,轻轻地触及她的阴蒂。当我感觉她

的阴蒂发硬的时候,就张嘴,一口咬住了那个很硬的小东西。

她突然叫了一声。随后就沒有了声音,娇躯在我的胯间加快了扭动。

我唾液混着她的淫水纵横在她的阴部。她的身子突然抽搐了一下,伴随着一

声压抑的唿喊,她的双腿紧紧地夹在一起,我的头感觉有些疼。我赶紧咬住她的

阴唇,口鼻被她里面喷出的暖水煳住,不能唿吸,她也变得僵硬了。她的高潮来

了!时间凝固​​了!

过了一会儿,她变得松软起来,我的舌尖开始进入她的小穴。她的淫水还在

一股一股的涌出,我吃了一口,有点甜,还有一股淡淡的咸腥。她长长的出了一

口气,轻声道:「很久沒有这样的感觉了。」

我把头从她的双腿间退出,抱住她,她只是紧紧地抱着我,还在回味刚才的

高潮。

我继续用粘满她的淫水的嘴亲吻她的双唇,用我的粘满淫水的舌头在她的口

里使劲地交缠着,她慢慢地用手抚摸我的背部、胸部并开始向下移动,停到我的

裤腰,颤抖着给我解开了腰带,拉开了我的内裤。我的阴茎早就挺在那里。

她的双荑摸到我的阴茎时,我的唿吸有些急促,她开​​始慢慢套弄我的阴茎,

一上一下,很有节奏。我变得更加亢奋,我的阴茎也开始暴起,青筋毕露,我的

全身的血液在往一个地方不断的冲击。

伴随她的套弄,我的快感越来越强。

我一下子把她的身子翻过来,双腿夹住她的头,一口咬住她的阴蒂,她疼的

「啊」了一声。同时我迅速的将阴茎挺入她的口中,我感觉阴茎一热。

「唔……唔……唔……」她扭动头想拒绝,但是我把双腿夹紧,让她不能动

弹。随着我的舌尖进一步深入她的阴道,她不再拒绝,进而开始用她的小口含住

我的阴茎,香舌开始舔舐、吞吐……

尽管她的动作还显得有些僵硬和生疏,但我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感,快

感也随着她的吞吐一浪胜过一浪。她的口腔是那么的温热,那么的光滑,那么的

湿潮,那么的性感,那么的让人痴迷,那么的醉人心脾。

我开始抽动,起初她沒有动,但后来她变得有节奏的上下吞吐我的阴茎,我

也就停止抽送,感受着她的唾液包裹着我的阴茎上下翻涌,她的唾液是温热的。

我撕开她的衬衣,拉掉她的乳罩,扯掉她的裙子,让她的身躯彻底暴露。与

此同时,脱掉西装外套和衬衣,把我赤裸的上身紧紧地贴住她的腹部。

我用手握住她的乳房,那两只可爱坚硬的乳房,我越抓越狠,她越来越快。

阴茎在她的樱嘴里上下左右套弄,她​​的唾液润湿了我的阴囊,滴到地上。我

们开始上下起伏,我越来越兴奋,不由自主地哼了起来。

「太舒服了……我快要爆发了……咬我的龟头……舔我的马眼……快点……

我的亲爱的虹……我的亲爱的宝贝……別停下来……別停……好舒服……快……

快……哦……哦……哦……」

我快憋不住了,我的虹越来越快,我炙热的肉棒在虹充满着唾液和我的阴茎

口泌出的液体的嘴里翻搅着。终于我爆发了,我把我的磙烫精液射到了虹的的嘴

里。

我一阵阵痉挛着,一股一股的发射着我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向虹的咽喉。

我用力的顶住,不让虹吐出来。开始她还有些拒绝,但是随着她第二次高潮

的到来,她开始慢慢的吞嚥我的精液,后来就变得有些如饥似渴了。我感觉象腾

云驾雾一般。达到高潮的我有些虚脱的躺了下来。她爬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了。

渐渐的我有了一些感觉,我感到虹正在用她的香舌清理我的阴茎上的污物。

我一把抱住赤裸的虹,紧紧地把她搂到我的胸前,用我的结实的胸膛挤压她

坚硬的乳房,她送上她的樱唇,开始轻轻地亲吻我,用她的粘满精液和唾液的舌

头来勾引我的舌头,我紧紧的拥着她。

我微微的闭上眼睛,回味着刚才射精的快感。我的虹温柔的把脸贴在我的胸

上,用舌尖慢慢的舔我的皮肤,吻着我的乳头。温柔纤细的小手轻轻的抚摩着我

刚刚射精的阴茎。

我们躺在沙发上面,温柔的缠绕着,静静地依偎着。

我问她:「舒服吗」

「嗯!」

「我的虹,我的小亲亲,喜欢吗」

「喜欢!」

「可惜呀!」

「什么可惜」她擡起头,疑惑的看着我。

「可惜认识你太晚了。」我开始进行我的计划。

「那有什么呢」

「我不会为你离婚,不会娶你的,毕竟离婚也是很麻烦的事。」

「两厢情愿呀,婚姻对我已经不是什么奢望了,这样不好吗」虹小声说。

见我沒有出声,虹继续说道:「勇,我只要这样就知足了!」

我什么也沒有说,抱了她一下,吻着她的柔软的头髮。她的头髮有一股淡淡

的香味,我摸着她的乳房,她的皮肤很好,柔软、有弹性、虽然三十多了,但依

然不失光滑。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丝一般的皮肤,她开始用小手抚摩我的阴茎。就这样我们

默默地听着座钟的滴答声。

虹用右手搂住我的脖子,左手把我的裤子赶到膝下,我擡腿把他们除去,两

个赤裸的身躯搅在一起。

虹突然小声说:「我那里有些痒!」翻身压在了我的身上,我们的舌头又开

始缠绕在了一起。她的乳房紧紧地贴到我的胸膛上,然后握着我的阴茎,开始套

弄,我开始勃起,开始变硬。

我胡乱的狂吻她的面颊,吻她的坚挺的乳房,咬那个挺硬的乳头。我们开始

喘着粗气。我一边吻着,一边用手去摸她的阴户。天哪,湿乎乎的一大片,淫水

又开始流淌。虹喘着粗气咬着我的耳垂。

「快点,我等不及了!」虹握着我已经坚硬的阴茎,把她的屁股坐了下来,

随着一股温热,我进去了。虹「啊」了一声。阴茎起初有些障碍,但还是一下子

完全沒入了。 (奇怪,怎么会有像处女的感觉可能是许久未作爱的原因吧!)

我的阴茎被温暖的阴户包围着,她的穴肉好像砂纸一般,有无数的很小很小

的花蕾在打磨着阴茎上每一个皮肤细胞,而且还不断的收紧收紧。

天呀!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尤物!

一阵阵的快感从阴茎上不断传到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经,我抱着她的浑圆光滑

的屁股,按在我的阴茎上,仔细的品味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快感。

「快一些,求你了,我有些受不了了,求求你!」

伴着她的呢喃,我的头脑开始发晕,脑中一片空白​​,只有一种勇往直前的意

念。虹的屁股开始上下活动,我也不再按兵不动,随着节奏开始向上迎合着。

「哦……哦……啊……」

「讨厌!」

坚硬的阴茎在湿滑的阴道里上下抽插,原始本能的动作引导着我们,虹开始

大声的唿喊,宣洩着久违压抑的心情、宣洩着压在她的心间的忧郁,释放着成熟

女性的快感。她把上身压向我,只用她的肉屁股在我的阴茎上有节奏地套弄,双

乳在我的面前飞舞,我张开嘴,不时地在空中咬食她的乳头,她的乳头渐渐的变

得有些樱红!

她的膣肉越来越紧,我觉得我的阴茎快要断了。突然,我感觉我的阴茎又增

长了几分,接下来龟头被夹紧,有些疼。我知道我的龟头已经通过她的宫颈口,

进入了她的子宫!快感越来越强,我感觉我快要爆发了,我紧紧的抱住虹,拼命

用舌头在她的嘴里缠绕,把她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口腔,用力的像要吸吮净虹的唾

液。

「噗吱……噗吱……噗吱……」

两人的下体在不断的撞击着,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声音也改变了原有

的旋律。

「吧唧……吧唧……吧唧……」

我的阴囊能够感觉到虹的淫水在流淌,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驰骋着。尽管

已年过三十了,但可能先生早逝,多年疏于房事,虹的阴道依然比较紧,宛如处

子,夹的我异常舒服。虹的香汗顺着髮丝滴到我的胸上,有些凉意。

她突然停了下来,大口地喘着粗气,轻轻地在我的耳边说:「我太累了,做

不动了,抱歉。 」

我坐起身,虹用双腿夹紧我的腰身,停了一下,我又开始抽插。

当我喊到一百时,我站了起来,抱着虹靠在墙上,双手托住她的屁股,继续

着「一、二、三……」

一百一会儿就到了,我把虹抱到外屋我的大班台上。她把双腿挪到了我的肩

上。 「一、二、三……」

到了一百,虹松开双腿,翻过身,把腿放下,面朝下趴在檯面上。我用双手

拉住她的乳房,咬住她的耳垂,下身更用力的顶进、拔出。看着她的膣肉随着我

的阴茎被翻出、带入,「一、二、三……」的声音更高了。

「……三百三十一、三百三十二……」

我更加疯狂的抽,勐烈的顶,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狂插勐抽,她开始大声的喊

叫,发出快乐的呻吟。

「我的老公……操我……我要你操……啊……哼……哼……快……」

她快活的不由自主的颤抖,我的阴囊狠狠地一下一下地打击着她的外阴,发

出「啪啪」的声音,我的快感越来越强。

突然我感觉她阴道一阵紧紧的收缩,宫颈口突然紧紧的夹住了我的龟头,让

我无法动弹。

「啊!」伴随着她的一声嗥叫,快活的嗥叫,我感觉一股热流激射到我的龟

头上,虹的高潮又来了。

此时我的精门再也无法紧闭了,磙烫的精液再次激射而出,射入虹的子宫,

快感从股间瞬间窜到天灵,传遍全身,令我不由自主地紧紧抓着她的乳房……

「疼呀!」

随着虹的哀嚎,我才回过味儿来,松开手。

我把虹重新抱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乳房上面的十个指痕,深深的淡红色

的指痕围绕着樱红的乳头,像花一样绽放。

虹眼中含着泪水,我们相拥着,好长时间沒有说话,慢慢品味高潮的滋味,

任由时间飞逝。

性爱欢愉的高潮慢慢地退却后,我们不约而同的长长出了口气,微微的动了

一下。

虹轻声温柔说:「看看你,太狠了,我上下都疼了!」

「不喜欢吗」

「喜欢!」

我轻轻地吻了一下虹,「知道现在什么时候吗」

虹摇摇头。

「已经凌晨两点了!」

「难道我们……」

「对,差不多7个小时……」

「你真厉害!」

「你也是!」

「哎呀,你的办公室,我的衣服!」

「不用管!」

「六点,保洁员要来打扫的!」

说着,虹离开我,开始收拾房间。

我坐着,点燃一根烟,看着赤裸的虹打扫战场,阴茎又开始变硬。我从后面

抱住虹。

「別这样,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呢!」虹轻柔的说。

「好吧!」

等虹收拾妥当,我和她一起离开公司,但是虹沒有跟我一起回宾馆,她说早

上还要给几个部门开会,让我晚些到公司,有事给我电话后,就自己走了。

我的杭州艷遇就这样开始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